而生超焉,○南凉秃发乌孤

慕容德

○南凉秃发乌孤

慕容德字玄明,皝之少子。皝每对诸宫人言,妇人妊娠梦日入怀,必生天子。公孙夫人方妊。梦日入脐中,独喜而不敢言。晋咸康二年昼寝,生德,左右以告,方寤而起。皝曰:“此儿易生,似郑庄公,长必有大德。”遂以德为名。年十二而皝薨,哀毁过礼。年十八,长八尺二寸,额上有日角偃月重文。元玺初,封梁公。建熙初,进号安北将军,封范阳王。入为魏尹。秦灭燕,徙于长安。秦伐凉,德请征自效,后为张掖太守。

崔鸿《十六国春秋·南凉录》曰:秃发乌孤,河西鲜卑人也。八世祖疋孤自塞北迁于河西。孤卒,子寿阗立。阗孙机能,壮果多谋略。晋太始中,杀秦州刺史胡列于万斛堆,败凉州刺史苏愉于金山,又杀凉州刺史杨欣于丹岭,尽有凉州之地。武帝为之肝食。能死,从弟务丸代立。丸死,孙推斤立。斤死,子思复鞬立,部落转盛,遂据凉土。鞬卒,子乌孤袭位,养民务农,循结邻好。吕光进封孤广武郡公、益州牧、左贤王。

苻坚伐晋,垂请德为副,坚败,德乃随垂如邺。垂称燕王,复封范阳王。建兴元年,为司隶校尉。八年,拜司徒。垂临薨,谓太子宝曰:“邺是旧都,宜委范阳王。永康元年,以德镇邺。及宝失中山,自龙城奔邺,以德为丞相,领冀州牧,承制南夏。”德兄子麟自义台来奔,因说德曰:“中山既没,魏必乘胜攻邺,虽粮储素积,而城大难固。且人情沮动,不可以战。及魏军未至,拥众南渡,就鲁阳王和,据滑台而聚兵积谷,伺隙而动,计之上也。魏虽拔中山,势不久留,不过驱掠而返。人不乐从,理自生变。然后振威以援之,魏则内外受敌,使恋旧之士,有所依凭。广开恩信,招集遗黎,可一举而取之。”先是慕容和亦劝德南徙,于是许之。隆安元年正月,德率户四万三千,车二万七千乘,自邺徙滑台。黎阳魏军垂至,三军危惧,欲堡据黎阳,昏日流澌水合,是夜济讫,冰亦寻消。德大悦,改黎阳津为天子津。

太初元年正月,改元,自称大将军、大单于、西平王。以弟鹿孤为骠骑将军,傉檀为车骑将军。二年,改称武威王。三年正月,徙治乐都。八月,孤因酒走马,马倒伤胁,笑曰:”几使吕光父子大喜。”俄而患甚,顾谓群臣曰:”方难未靖,宜立长君。”言终而薨。谥武王,庙号高祖。

德入滑台,赵王麟等九十八人上言:“今中士倾陷,龙都萧条,赵魏遗黎,鹄企皇泽,伏愿仰承俯顺,以承宗庙,谨上皇帝尊号。”德许之,令曰:“假顺来议,且以燕元故事,统符行帝制奏诏而已。“改永康三年为元年,大赦殊死已下,置百官,封进有差。”宝自龙城南奔至黎阳城西数里,伏于河西,遣中黄门赵思告北地王钟曰:“上以去二月得丞相表,即自南征,段速骨作逆于乙连,今失据来此,呼丞相奉迎。”钟驰使白状,宝遣思之后,见采樵者,知德称帝,惧而北奔。初、苻登既灭、登弟广率所部二千来降,拜冠军,处之乞活堡。至是复叛,称秦王。德留抚军鲁阳王和守滑台,德率众攻广,斩之。和长史季辨杀和,以滑台降魏。德曰:“苻广虽平,抚军失据,进有强敌,退无所托,计将安出。”尚书潘聪曰:“滑台四通八达,非帝王之居,青齐沃壤,号曰东秦。地方二千里,户余十万,四塞之固,可谓用武之国。“德犹预未决,于是遣牙门苏抚问沙门朗公,报曰:“山栖绝俗之士,不应预闻朝议,但有待之累,非有托无以立。陛下今来,即朗之檀越。敬览潘尚书之议,可谓兴邦之术矣。”抚又问以年世,朗以《周易》筮之曰:“燕衰庚戌。”抚曰:“几何?”曰:“年则一纪世则及子。”抚曰:“何其促乎?”朗曰:“卦兆然也,岂关人哉。”抚秘不敢言。德大悦。三月,德引师而南,五月,次薛城,八月入广固,即皇帝位于南郊,大赦,改元为建平元年。又曰:“汉宣悯吏民犯讳,故改名。朕今增一备字,以为复名,庶开臣子避讳之路。”于是叙赏有差,新旧咸悦。十月,太极端门并就,以公匠张刚为材官将军、上方令。二年十月,徐州剌史潘聪、青州剌史鞠仲来朝,宴于延贤堂。酒酣,德笑谓群臣曰:“朕虽寡薄,恭己南面,在上不骄,夕惕于位,可称自古何等王也!”仲曰:“陛下中兴之圣后,少康、光武之俦也。”顾命左右赐仲帛千匹。仲疑多陈让。德曰:“卿知调朕,朕不知戏卿乎卿饰对非实,故亦虚言相赏,赏不谬加,何足谢也。”韩范进曰:“臣闻天子无戏言,忠臣无妄对,今日之论可谓君臣俱失。“德大悦,赐范绢五十匹。三年三月,德如齐城,登营丘,望见晏婴冢,顾左右曰:“礼,大夫不逼城葬,平仲古之一贤人,达者而生安近市,死葬近城,岂有意乎?”青州秀才晏谟对曰:“孔子称臣先人平仲贤矣,岂不知高其梁,丰其礼,盖政在家门,故俭以矫世。存居湫隘,卒岂择地而葬乎所以不远门者,犹冀悟平生意也。”德悦之。三月,以太牢祀汉城阳景王庙,遂北登社首山,东望鼎足,因目牛山,问谟以齐之山川、贤哲故事。谟历对详辨,画地成图,德深嘉之,拜尚书郎。

《晋书》曰:秃发乌孤,其先与后魏同出。八世祖疋孤率其部自塞北迁于河西,其地东至麦田、牵屯,西至显罗,南至浇河,北接大漠。疋孤子寿阗之在孕,母胡掖氏因寝而产於被中,鲜卑谓被为秃发,因而氏焉。

五年二月,夜,地震,在栖之鸡皆惊搅飞散。三月,德疾动经旬,几于不振。会前尚书右丞曹默自冀州来奔,以白酒解之,乃廖。以默为御史中丞,封永熙侯。五年正月,兄子超自秦还。九月,汝水竭。十一月,德疾笃,梦曰:“汝既无子,何不早立超为太子,不尔,恶人生心。”戊午,引见群臣于东阳殿,议立超为太子。俄而震起,百寮惊越,德亦不安,还宫疾甚,呼段后、公主及超,申以后事。执超手曰:“德若至晓,更见公卿,顾托以汝,死无所恨。”数目视公主,欲有所言,竟遂不能。段后大言:“今召中书作诏立超,可乎?”备德开目颔之,是夕薨于显安宫,年七十,为十余棺,夜分出四门,潜瘗山谷,莫知其尸所在。虚葬于东阳陵,谥献武皇帝,庙号世宗,在位五年。

○秃发利鹿孤

慕容超

崔鸿《十六国春秋·南凉录》曰:利鹿孤,乌孤弟。太初三年八月,即位,大赦,改治西平。建和元年正月,大赦,改元。延耆老访政治。二年,群臣固请即尊号,不许,乃僣称河西王。

慕容超字祖明,德兄北海王纳之子,秦灭燕,以纳为广武太守。数岁,去官,与母公孙太妃就弟德家于张掖。德从苻坚南征,留金刀辞母而去。及垂起兵山东,张掖太守苻昌诛纳及德之诸子,公孙太妃以耄不合刑。纳妻段氏以怀妊未决,执于郡狱,狱掾呼延平,德之故吏也,将公孙及段氏逃于羌中,而生超焉。公孙氏临卒,授超金刀,曰:“闻汝伯已兴于邺都,吾朽病将没,相见理绝,汝脱得东归,可以此刀还汝叔也。”后因吕隆归秦,徙凉州民于长安。超因而东归,母谓超曰:“母子得全济者,呼延氏之力也,惠而不报,天不人乎。今虽死,吾欲为汝纳其女以答厚惠。”于是纳之。超至长安,徉狂行乞,由是往来无禁。济阴人宗正谦善卜相,西至长安,卖术于路。超行而遇之。因就谦相,谦奇其姿貌,超乃内断于心,不告母妻。辞母诣霸上,乃与谦俱归,至诸关禁,自称张伏生。二十日达梁父。建平六年四月,至广固,呈以金刀,且宣祖母临终之言,德抚之号恸。超身长八尺,腰九围,姿器魁杰,有类于德。德爱之,名之曰超,封北海王,拜侍中、骠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开府置佐。十一年,立为太子。己未,僭即皇帝位,太赦,改建平六年为太上元年。三年七月,遣中书令韩范聘秦,姚兴许还超母妻。八月,秦使兼员外散骑常侍韦宗还聘,赠以千金。超复遣右仆射张华、给事中宗正元聘秦,送太乐伎一百二十人。姚兴大悦。还超母妻。十月,华发长安,宗正元驰先反命,超悦,遣征虏公孙五楼率骑二千迎于境上,超亲率六宫迎于马耳关。四年正月,大赦,尊父北海穆王为穆皇帝,母段氏为皇太后,居长乐宫。妻呼延氏为皇后。五年二月,晋相刘裕率众来伐。三月,晋师渡淮,超闻晋军之盛,自率众四万拒战,大败,奔还广固,徙郭内民入保小城,晋攻陷大城,长围列守。超请为藩臣,以大岘为界,裕不许。六年正月,超登天门,朝群臣于城上,杀马以飨将士,文武皆有迁授。二月,尚书悦寿开门纳晋师,超出奔,为晋师所执,送建康市斩之,时年二十六。杀鲜卑王公以下三千余人,以男女万余口为军赏。

三年三月,寝疾,令曰:”昔我诸兄弟传位非子者,盖以泰伯三让,周道以兴故也。武王创践宝历,垂诸樊之试,终能克昌家业者,其在车骑乎!吾寝疾惙顿,是将不济,内外多虞,国机务广,其令车骑经总百揆,以成先王之志。”薨,谥康王,葬西平陵。

始建平元年岁在已亥僭号,居齐,至为刘裕所灭,在已酉,凡二十一年。

○秃发傉檀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崔鸿《十六国春秋·南凉录》曰:傉檀,利鹿孤弟也。少机警,有才略。建和三年袭位,徙号凉王,迁于乐都,改为弘昌元年。秦遣使拜车骑将军、广武公。四年六月,秦遣授河右诸军事、凉州刺使,镇姑臧。

七月,宴群寮于宣德堂,仰视而叹曰:”古人言作者不居,居者不作,信矣。”前昌松太守孟祎进曰:”张文王筑城苑,缮宗庙,构此堂为贻厥之资,万世之业,秦师济河,漼然瓦解。此堂之建,年垂百载,十有三主,惟信顺可以久安,仁义可以永固。愿大王勉之。”檀曰:”非君无以闻谠言也。”八月,以镇南大将军文攴镇姑臧。檀迁于乐都,虽受制于秦,车服礼制一如王者。十一月,迁于姑臧。

嘉平元年十一月,即凉王位于南郊,大赦,改年嘉平,置百官。立世子虎台为太子。二年正月,以子明德归为南中郎将,领昌松太守。归俊爽聪悟,檀甚宠之,年始十三,命为《昌高殿赋》,援笔即成,影不移漏,檀览而善之,拟之曹子建。

七年,傉檀议欲征西乙弗,孟恺谏曰:”连年不收,上下饥弊,南逼炽盘,北迫蒙逊,今远征虽克,后患必深。”傉檀曰:”孤将略地,卿无阻众。”谓其太子武台曰:”今不种多年,内外俱窘,事宜西行,以拯此弊。蒙逊近去,不能卒来,旦夕所虑,惟在炽盘。彼名微众寡,易以讨御,吾不过一月,自足周旋。汝谨守乐都,无使失坠。”傉檀乃率骑七千西袭乙弗,大破之,获牛马羊四十馀万。

炽盘乘虚来袭,一旦而城溃。安西樊尼自西平奔告傉檀,傉檀谓众曰:”今乐都为炽磐所陷,卿等能与吾藉乙弗之资,取契汗以赎妻子者,所望也。”遂引师而西,众多逃返,遣镇北段荀追之,荀亦不还。于是将士皆散。傉檀曰:”炽盘昔委质於吾,今而归之,不亦鄙乎!四海之广,无所容其身,何其痛哉!吾老矣,宁见妻子而死。”遂归炽盘。六月,至西平,盘遣使郊迎,以上宾之礼。岁馀,为炽盘所鸩。谥景王,时年五十一。武台亦为炽磐所害。少子保周归魏,魏以为张掖王。自乌孤太初元年岁在丁酉,至檀薨之岁甲寅,十有八岁。

《晋书》曰:乌孤以安帝隆安元年僣立,至傉檀三世,凡十九年,以安帝义熙十年灭。

○南燕慕容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