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就直接关注周锡瑞教师倾注大批量心力撰写的叶家进展情状,作为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近代史探讨学者

本文摘自:《新京报》2014年08月02日第B05版,作者:吴亚顺,原题为:《周锡瑞
家族影响国运的能力在下降》

中华文化生生不息,代代相传。中华文化所以能够一脉相承,其中的重要原因是家庭、家族长期稳定发展。由著名历史学家周锡瑞撰写华人妻子叶娃一家的《叶:百年动荡中的一个中国家庭》就是一部这样的作品。该书一经出版,就引起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和好评。由史金金、孟繁之、朱琳菲等人译成中文后,于2014年由山西人民出版社推出,拥有了更多的读者。

周锡瑞,学者,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师从费正清、列文森和魏斐德。当今美国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中最有成就的学者之一。着有《义和团运动的起源》、《现代中国:一部革命的历史》、《中国的改良与革命:辛亥革命在两湖》等。

该书引起的广泛关注与好评

周锡瑞的新着《叶》面世,探讨其岳父的家族叶家从晚清到民国再到共和国的百年命运沉浮。书中,个人、家族、国家的命运相互交缠,谱写了一曲世纪交响。

周锡瑞是中国近代史研究领域中最有成就的美国学者,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历史系教授。很早就在中国近代史学界产生重要影响。1982年,他撰写的《改良与革命:辛亥革命在两湖》一书在中华书局翻译出版后,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1987年《义和团运动的起源》一书出版后,更赢得了国际学术界的普遍好评,先后获得美国费正清奖和李文森奖等有关中国学研究的最高奖以及加州大学伯克莱奖。

作为中国近代史研究学者,周锡瑞几乎每一年都会来到中国,但多从媒体了解当下中国社会;研究辛亥革命、义和团,关注的对象是革命,但在他看来,当下是一个“告别革命”的时代。因而,他坦承自己“对当代中国没有发言权”。

1994年,周锡瑞带加州大学数十名学生在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学习和交流,我请他为南开大学历史系师生演讲,当时正在南开大学进修的吉泽诚一郎就是将《义和团运动的起源》翻译成日文的学者。介绍他们认识,成就一段国际学坛佳话。我还介绍他认识了南开大学校史室主任梁吉生教授,得到有关张伯苓教育思想的研究著作,并撰写书评,在英文世界发表。

“这对我是有利的,让我更专注中国历史。”喝了一口拿铁,周锡瑞说。

在南开大学期间,周锡瑞不仅向我介绍了叶娃一家的历史,特别询问了清末天津巡警道叶崇质以及他岳父、岳母等人在天津的生活情况,而且还亲自到南开大学图书馆去查阅南开学校的各类出版物。当他发现岳母在南开学校上学时发表的作品后,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在到北京大学勺园拜访周锡瑞、叶娃夫妇,看望他们的千金——周文姬时,还巧遇叶笃庄及其家人。1996年,我到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访问,在与周锡瑞教授合作研究清末民初中国政治文化的戏剧化之余,经常谈起有关叶家的研究进展。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关注周锡瑞教授倾注大量心血撰写的叶家进展情况。

叶家重视教育而绵延百年

通读该书之后,人们不难发现,该书主要讲述了生活在波澜起伏的近代中国的一个家庭之变迁,并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周锡瑞的笔下,叶家的崛起,可以远溯到元朝末年的钱塘教谕叶盛二。第四世叶华高中进士,是安庆叶家成为显赫家族的起点。因为有关叶家早期的历史,相关文字记载非常少,所以周锡瑞主要是借助于后世的追忆与传说,重点描述谱牒的纂辑与祠堂的修建,阐释传统中国宗法社会的基础。在清代中期,叶家的历史渐趋完整。具体来说,始于1802
年县衙以西叶家老宅坤厚的诞生。在道光、咸丰年间的战乱中,叶坤厚和他的儿子伯英像曾国藩、李鸿章那样组织地方团练,为维护处于风雨飘摇之中的清王朝建功立业。虽然有苦劳、功劳,但是却没有成为权倾一时的封疆大吏,只是从道台升为省级的藩臬。由于叶坤厚和叶伯英父子在大清河的水利工程中都很有建树,不仅为安庆叶家带来福荫,而且还为日后北上天津的叶崇质等后世子孙树立了榜样。随着叶崇榘被袁世凯处决,叶家的发展走向又发生了变化。

新京报:首先我想谈一个现象,除了你这本《叶》,罗威廉教授写陈宏谋,曼素恩教授写张家才女。是否可以说,家族史研究中国,在美国史学界是种潮流?

因此,周锡瑞教授特别指出:“在大约七十年的时间里,叶家人都在为清政府效命。他们年轻时全力应付科举,这是他们得到社会认可,获得为官资格的必然之径。之后,叶坤厚的政绩和军功使他的兄弟们和后代不用再通过科举就可以出仕为官,于是一个又一个的叶家人踊跃试身宦海……到了民国时期,政治规则发生了变化,局势动荡,令人难安。叶崇质行事谨慎,不太适合官场升沉,于是他转而从商,培养下一代叶家人从事了迥然不同的人生职业。”

周锡瑞:说是一种潮流,我觉得有点过分,不过有这么几个人投入进来。这与中国写族谱的传统有关,类似的资料很多,加上很多日记、回忆录出版,资料多了起来。历史学者的工作就是根据资料的挖掘而展开。这是自然而然的。我研究历史,可能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但我是从史料出发,而不是从什么大理论出发。

据周锡瑞教授的细致研究:当时天津的商业群体分为以周学熙为中心的安徽系和以袁世凯家族为中心的河南系(特别是袁世凯1916年去世之后),而“叶崇质与每个派系都有着适宜的联系:他是安徽人,但是在河南祖母家出生和长大。”因此,他在天津的事业十分发达和顺利。

新京报:你写叶家的百年风云,在大动荡时代,叶家何以能绵延至今,而且其所蕴含或代表的精英文化持续不断?

周锡瑞教授的研究受到多位著名学者的褒扬,美国教授史景迁高度评价该书:“《叶》主要讲述了百年历史中一个家庭的变迁,把整个国家史诗般的记述活灵活现地展示了出来。叶家人的生活显示了决定现代的重大事件的人性化的一面:19世纪大规模的破坏性叛乱,共和国时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转型,二战时期日本的侵略,以及文化大革命中的浩劫。周锡瑞参考了非常丰富的资料,让我们了解了叶家是如何一步步走过百年历程的。这是一本内容丰富、颇有独创性的作品。”

周锡瑞:这是很关键的一个问题,也是《叶》这本书着重强调的。我搜集了族谱、年谱,可以说画出整个家族从明朝到共和国的超长画卷。在这段历史中,叶家不在国家最高层,但都有一定社会地位。另外,李中清教授写过一篇文章,分析中国家庭的连续性问题,北大现在的学生多是一个阶层出来的,其他一般家庭的子女很难进入。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有待考查。我写的叶家,只是一个个案,不能做出什么大结论,可以说的是,一个家庭的地位能持续几百年,叶家这种延续性很罕见。

罗威廉教授说:“这部著作中,周锡瑞所描写的都是熟悉的历史事件,但他用全新的手法去阐述,用个人深度丰富了那段历史。《叶》确实是一本好书。”裴宜理教授进一步指出:“本书像一面棱镜,发人深思,且人性化,犹如一部引人入胜的现代历史剧,精彩绝伦,信息量极大”。柯文教授从更宏观、更全面的视角,肯定该书所取得的学术成就:“史学著作的惯常做法是在沿不同的时间点追踪历史事态的发展,关注历史事件和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有时也会以个人在历史事件之下的际遇为例,为他们的历史叙述增添些生动的小插曲。周锡瑞的这部书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史学写作方法。他向读者提供了解读重大历史事件必要的时间和空间的背景,不过与众不同的是,本书的核心部分是由一个精英大家庭的成员们坎坷的生活经历组成的。”

之所以能延续,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重视教育。在民国时,叶崇质就很重视教育,不仅要孩子们读四书五经,还请来一个老师教英文数学。到了共和国,叶方、叶笃正、叶笃义等都特别重视教育,重视孩子的修养和学习。不能不说,重视教育的传统发挥着重要作用。

教授笔下的南开教育

家族政治有偶然性

在这部书中,周锡瑞教授详细描述了叶家几代人的生命历史,运用了包括日常生活等独特研究视角,揭示了叶家的家庭生活及其社会生活与时代变迁的诸多方面,极为精彩。笔者在此想就叶家几个孩子都到南开学校接受新式教育,并走出不同的人生道路来重点探析周锡瑞教授笔下的南开教育。

新京报: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叶笃正因为恋爱关系的破裂,对政治再无兴趣,完全投入到学业之中。这是政治对个人的另外一种影响,很有意思。

因为叶家多人曾在南开学校求学,所以周锡瑞教授花费了很多心血,深入研究对南开学校及其创始人张伯苓的历史,值得关注。他强调指出:“叶崇质为儿子们规划学业时,对中学的教育有明确的选择:南开中学。”他期望“儿子们能够从事科学、工程领域的职业或是经商,而要从事这些职业必须接受新式教育,在中国北方,最好的学校莫过于天津的南开中学了。对儿子们英语和数学的特别辅导,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通过南开中学竞争激烈的入学考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